kanwagen_LOGO漢和源LOGO

漢和源(香港)

 00852-37055688
  /  
撥打電話



外出旅遊,為什麼新奇的特產很難讓你覺得好吃?

时间:2019年10月28日 08:00发布人:阅读量:31次

如果說,陌生感往往能帶來一些新奇,那麼在吃這件事上,你敢去品嘗完全陌生的飯菜嗎?即便敢,你會覺得它好吃嗎?

有一位行為科學研究者、科普作者叫亞曆山德拉·W.洛格,他通過綜述同行實驗結果以及他所做的心理測驗後發現,大多數人都不願意嘗試並不熟悉的食物,更別談是否好吃。可口的、好吃的,都來自於自己熟悉的或至少經常會看見的飯菜。

假期已到尾聲啦。無論是和家人或朋友聚餐,還是外出旅行嘗試當地的特色飲食,你有遇到讓自己沉醉的味道或口感嗎?

外出旅遊,為什麼新奇的特產很難讓你覺得好吃?

01

新奇恐懼症

我們更偏愛熟悉的食物和環境

通常我們更偏愛熟悉的食物和環境。這種感覺就好像大學生把食堂某些菜肴稱為“神秘之肉”時的感覺一樣。我們不太會去喜歡或者食用那些我們不熟悉的食物,這也並非我們人類所獨有的。

一般而言,人類和其他動物對陌生食物都有一種恐懼,這在科學文獻裡被稱為“新奇恐懼症”neophobia

一個人的新奇恐懼程度似乎與基因有關,個體的這種傾向從他或她還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孩童開始一直到至少成年早期都相當一致。

既然如此,如果我們僅僅是偏好熟悉的食物而害怕新食物,那麼只要簡單地增加一個人對新食物的接觸應該就可以增加這個人對這種食物的偏好。很多實驗都表明確實如此。

舉個例子,心理學家利恩·伯奇及其同事不斷地讓2~5歲的孩子看一些水果,然後讓他們既看又品嘗另外一些水果。他們看到或品嘗的所有水果對他們而言都是新奇水果,比如獼猴桃、木瓜、荔枝和桄榔。

結果發現,孩子看到某種水果的次數越多,對這種水果外形的偏好程度就越高。但是只有當孩子品嘗過某種水果的味道後,才有可能增加對這種水果口味的偏好。因此,為了增加對某種食物的偏好,品嘗這種食物的實際味道是必不可少的。

但是,當我們吃了某種食物之後,對這種特定食物的偏好度會有一個短暫的下降。

在心理學家大衛·斯唐的實驗中,女性實驗參與者被要求重複品嘗15種調味料,包括辣椒粉、芥末、丁香和馬郁蘭。對這些調味料的偏好評價分數隨著重複品嘗的次數而降低,但是一旦停止品嘗,一周後評價分數就恢復到原來的水平了。

02

“蛋黃醬現象”

總有一種食物是我們討厭的

你是否有過這樣的體驗,吃了某種東西後身體不舒服,然後你就再也不想吃那種食物了?

如果是的話,請相信並不是只有你這樣。由某學者發起的一項覆蓋500名大學生的問卷調查發現,每個學生都報告了這種類型的飲食厭惡,並且這種厭惡是強烈持久的,儘管他們填寫的厭惡體驗的發生時間基本是5年以前,有62%的厭惡食物再也沒有吃過。

許多學生在問卷的邊緣空白處寫了對厭惡食物相當明確的貶義評論。比如,一個學生寫熱狗(一種在問卷調查中頻繁出現的食物)“是100%的狗屎”。

這種類型的學習,在研究文獻中被稱為味覺厭惡學習,擁有非常強大的力量。

味覺厭惡最早是由想要滅鼠的農民發現的。農民發現通過放置鼠藥來殺死老鼠很困難。老鼠對新的食物只會嘗試吃很少一點點,在吃了這麼少量的食物之後,如果它們緊接著生病了,那麼它們之後就會避免吃這種食物。農民把這種味覺厭惡學習現象稱為拒食性。

另外一個有關味覺厭惡學習由來的故事源自賓夕法尼亞大學的著名心理學家馬丁·塞利格曼。1972年,塞利格曼向同事們訴說他因為吃了牛排上的蛋黃醬而生病了,出現了明顯的腸胃炎症狀。

然而,深受其傾訴的影響,那些沒有吃牛排的同事也遭受了同樣的痛苦,而塞利格曼的夫人吃了牛排卻沒有生病。儘管有充分的證據表明蛋黃醬不是導致他生病的原因,塞利格曼卻因此習得了對蛋黃醬的厭惡感。因為這個著名的故事,味覺厭惡學習也被稱為“蛋黃醬現象”。

03

調整偏好

喝咖啡時,為什麼會加糖?

通過將某種口味與一些東西配對的有趣方式,可以提高或降低對口味的偏好。回想一下你第一次品嘗咖啡或茶的情形,通常會往裡面加糖或牛奶。慢慢地,隨著咖啡或茶的味道與糖或奶的味道建立關聯,糖或奶就可以越加越少,直到最後可以完全不加。

還有一種情形:某種口味和做某件事情配對。

舉個例子,伯奇和她的同事們告訴學齡前兒童,只有他們在課堂上表現良好,他們才能吃某種特定的零食,那麼兒童對那種零食的偏好會增加。

想想看這對父母而言意味著什麼。如果他們想讓自己的孩子多吃一些菠菜並且不要吃那麼多糖果,要是他們告訴孩子只要吃菠菜就得到糖果,那麼他們可能做了完全錯誤的事情。根據伯奇的研究,這麼做會減少對菠菜的偏好同時增加對糖果的偏好,從而使教育兒童吃菠菜和停止吃糖果變得更加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