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wagen_LOGO漢和源LOGO

漢和源(香港)

 00852-37055688
  /  
撥打電話



720萬!世界上最貴的日本威士忌,背後卻有不為人知的辛酸往事

时间:2019年11月12日 19:00发布人:阅读量:24次

| 世界上最貴的日本威士忌

一套“撲克牌”逾700萬港幣成交

今年9月份,在香港邦瀚斯(Bonhams)拍賣會上,一套名為「羽生伊知郎全副撲克牌系列」(Hanyu Ichiros Full Cards Series)的威士忌以近720萬港幣的天價(約合650萬人民幣),創下了最貴日本威士忌套裝的全球紀錄。

2019年「羽生伊知郎全副撲克牌系列」全套54瓶逾700萬港幣成交,買主是一位女性.

其實早在2015年,「羽生伊知郎全副撲克牌系列」就以379萬港幣的價格打破了當時最貴日本威士忌套裝的世界紀錄。而此次金額將近上次的2倍。除了有趣的酒標設計外,令許多人願意一擲千金的羽生撲克牌系列有什麼特別之處呢?今天我們就來仔細講講羽生,以及它背後的故事。

2014年,同花順(梅花Ace2345)一套五瓶在香港邦瀚斯上拍,近16萬港幣成交

720万!世界上最贵的日本威士忌,背后却有不为人知的辛酸往事

| 羽生蒸餾所的故事

從做清酒到威士忌,到世紀初破產

早在1941年,日本清酒家族的第十九代傳人肥土五十路正式將家族企業升級為東亞酒造公司(Toa Shuzo),生產清酒的同時,還在羽生市附近建立了羽生蒸餾廠,開始了威士忌的釀造。

早在1625年,肥土家族就在埼玉縣開始了清酒的釀造,晴菊大吟釀是東亞酒造最有名的清酒。

那時候正值二戰,日本國內物資供應緊張,不少人發起了抵制清酒運動,因為釀造清酒會用掉大量糧食。但是用穀物釀造的威士忌並沒有收到多大影響,一方面日本政府停止了對威士忌的進口,此舉使得日本國內對威士忌的需求大增;另一方面,威士忌被日本海軍納入了軍需品,令威士忌的需求有增無減。

日本名畫《提督的最後時刻》:日本海軍「飛龍號」航空母艦被美國「企業號」擊沉之時,司令官山口多聞與屬下決定與艦共沉,手拿酒杯的山口多聞正在與屬下乾杯道別,旁邊的威士忌酒桶散落一地。

肥土五十路的想法很簡單,通過釀造威士忌獲取利潤,從而將家族的清酒事業維持下去。不過肥土五十路低估了釀造威士忌的難度,因為威士忌需要在木桶中陳釀數年後才可以出售,因此需要巨大的財力支持,在短期內可以說是一項賠本的買賣。

釀造一桶普通的單一麥芽威士忌至少需要三年時間

肥土五十路既沒有蒸餾威士忌的技術,也沒有錢去買專業設備,只能用蒸餾燒酌的連續式蒸餾器去蒸餾穀物威士忌,如此生產出來的威士忌,品質自然讓人難以恭維。

不過肥土五十路趕上了好時候,因為1945年日本戰敗後,廉價的酒精飲料成為了日本軍人和普通民眾應對艱苦生活的麻醉劑,日本政府甚至推出了一項威士忌政策:容許三級威士忌的發售。三級威士忌嚴格來說並不算是威士忌,它只有5%的威士忌含量,剩下的可以是色素,水…這種威士忌成本極低,同樣價格也極低,能夠應對普通民眾的需求,當時包括山崎,餘市等大廠,都生產過這種威士忌。

日本也有一段生產劣質威士忌的不光彩時期

肥土五十路也順應潮流,在當時狠賺了一筆。隨後肥土五十路又打起了中端市場的主意,他又將自家蒸餾威士忌與從蘇格蘭進口的麥芽威士忌調在一起,以調和式威士忌的方式發售。該威士忌被命名為金馬(golden horse),山寨了當時著名調和威士忌品牌「white horse」的名字,還遭到了白馬威士忌公司的狀告。

羽生蒸餾所生產的golden horse(左),看起來確實像低配版的white horse(右)

肥土五十路將銷售威士忌獲取的利潤全部用於家族清酒事業的發展,因此羽生蒸餾廠一直保持小規模生產,也沒有生產出真正有名氣高品質的威士忌。

與父親不同,肥土宗次郎接受過正式的西方教育,對威士忌事業有著極大的追求與熱情。他接手家族企業後,立志把羽生威士忌打造成全日本最優質的的威士忌。

因此,他從蘇格蘭引進了銅制壺式蒸餾器,並且進口了雪莉桶、波本桶等威士忌酒桶,甚至釀造威士忌的大麥也大多選用自蘇格蘭辛普森發麥廠。並開始生產以酒廠命名的威士忌——羽生威士忌。

羽生釀酒廠的蒸餾器,現在保存在秩父蒸餾所中

為了釀造出最優質的威士忌,肥土宗次郎甚至命令羽生蒸餾廠採用最傳統的蘇格蘭威士忌蒸餾方法——直火蒸餾法,即用煤炭、泥煤等明火對蒸餾器進行直接加熱。

在威士忌幾百年的歷史裡,直火蒸餾曾是各蒸餾廠的常態。目前在蘇格蘭地區,只有三家酒廠:格蘭花格(Glenfarclas)、格蘭菲迪(Glenfiddich)和雲頂(Springbank)還在使用這種方式。

直火蒸餾法

這種方法非常考研燒爐師的技術,如果火候控制不好,壺底就會出現燒焦的情況,從而給威士忌帶來不愉快的味道,導致釀造失敗。如果是微微燒焦,卻能讓威士忌的風味更加別致。由於成本高昂而且難以控制,大部分蘇格蘭威士忌蒸餾廠早已放棄了這種蒸餾方法,而羽生威士忌卻將其貫徹到停產之際。

然而堅持高品質的羽生威士忌生不逢時,在90年代的日本經濟大蕭條面前,投資遠高於盈利的羽生蒸餾所因入不敷出被迫於2000年停產,甚至整個東亞酒造都被易主。兩年後,肥土宗次郎就鬱鬱而終。

羽生蒸餾所

雪上加霜的是,新擁有者對威士忌並無興趣,於是在2004年,成為巨大累贅的羽生蒸餾所被徹底關閉。

新擁有者日之出集團,社長是中田明久,與肥土家族沒有任何關係。

| 從羽生到秩父

如今的天價酒,險些成為廢棄品

2004年,日之出集團將羽生蒸餾所夷為平地,剩下的400桶威士忌原酒也準備直接倒掉。

肥土宗次郎的兒子肥土伊知郎得知信息後,為了不讓家族心血就這樣白白浪費掉,於是四處奔走,把同學朋友都借了個遍,籌集到了一筆資金把這些原酒買了下來,並幾經輾轉,將酒桶存放在好友的笹之川酒造(Sasanokawa Shuzo)中保存。

肥土伊知郎與羽生蒸餾所留下的400桶威士忌原酒

400桶原酒都是從伊知郎祖父那個年代開始釀造的,最陳年的已釀了二十年

同年,肥土伊知郎成立了自己的威士忌公司,在好友的協助下開始將羽生留存的原酒陸續裝瓶,並以Ichiros Malt為名上市,其中就包括現在賣到天價的撲克牌系列。

羽生撲克牌系列發行的威士忌並不只有54款,其中還包含了4款在2005年為試探市場而上市的「先行軍」,即黑桃A、紅桃Q、梅花J和方塊K。因為是試水,當時這4款酒僅灌裝發售了各一百瓶左右的量,也成為了羽生撲克牌系列中最珍貴的酒款。

羽生的撲克牌系列並非一次全部發售,而是從2005年開始,每年限量推出一些“牌”,直到2014年方才全部上市。也正是在這十年間,日本威士忌市場出現了巨大變化。如果說早期推出的羽生撲克牌定位僅僅是日常飲品,價格不過在一萬日元上下,隨著市場對於日威特別是絕版日威的追捧度日益高漲,在2010年後再推出的撲克牌威士忌便再沒有人捨得拿來隨便喝喝了,而2015年創下了最貴日本威士忌套裝紀錄的那次拍賣,也令羽生撲克牌不再僅僅是威士忌,而成為了具有極高收藏價值的藝術珍品。

2017年,羽生撲克牌威士忌套裝拍賣(全套58支)——這是羽生拍賣最全的一次。

成交價格:3,552,500 港元(約合人民幣313.3萬元)。

事實證明,肥土伊知郎賭對了。從2001年開始,眾多堅持高品質的日本威士忌品牌就在國際威士忌盲品會上屢得大獎,受到了全世界的關注。

2007年,肥土伊知郎用賺來的錢在離羽生酒廠不遠處的崎玉縣秩父市建立了秩父蒸餾廠,一面替羽生的原酒裝瓶,一面繼承父親的遺命,重新開始釀造威士忌。

秩父蒸餾廠

和父親一樣,肥土伊知郎也堅持釀造最優質的的威士忌。秩父蒸餾廠的設施與先前介紹過的羽生蒸餾廠有不少相同之處,為了酒質,它們都採用複雜的直火蒸餾法。而且秩父蒸餾廠還採用木制發酵槽,它們都是用上了特別小的蒸餾器,據說這能蒸餾出味道最濃郁的威士忌原酒。

秩父蒸餾廠的釀酒桶、蒸餾器

經過幾年的發展,秩父蒸餾廠已經成為了世界上知名的小型獨立蒸餾廠,肥土伊知郎也成為了威士忌界的傳奇人物,或許有人會把他的成功歸於他的爺爺和父親,但誰都無法否認他個人的努力與奮鬥。從把羽生的酒保留下來獨自裝瓶到自己辛苦開辦酒廠延續父輩的夢想,這份堅持試問又有幾個人能做到?

作為日本現時最新已建成的蒸餾廠,秩父推出的威士忌主要都是以不記年份的威士忌為主,以這樣年輕的威士忌來說,秩父充滿了細緻度,而不輸其他同樣年輕的日本威士忌。

720万!世界上最贵的日本威士忌,背后却有不为人知的辛酸往事

日本威士忌的成功絕非一朝一夕之功,從羽生威士忌的故事之中我們就能看出即便是小酒廠也有著屬自己的堅守。對於那些一味跟風追漲的酒客們來說,似乎有悖於這種精神,而一味的隨波逐流永遠也體會不到威士忌的真正美好之處,日本威士忌,你喝懂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