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wagen_LOGO汉和源logo

汉和源(香港)

 00852-37055688
汉和源客服
  /  
拨打电话



李湘胖到136斤,體檢亮紅燈:縱欲過度,暴露了多少人的不堪

時間:2020年09月30日 17:26發佈人:閱讀量:35次

前幾天,李湘、王岳倫夫婦參加了一檔真人秀綜藝,在節目裡首次曝光了體重。

李湘身高164公分,體重卻有136斤,體脂率更是達到了驚人的40.1%

要知道,身材正常的成年女性,體脂率一般是25%~28%,李湘已經嚴重超標。

WeChat 圖片_20200930172423.png

檢測報告中,李湘患1型糖尿病的風險,是高於常人的7.17,可以說健康亮起了紅燈。

而同樣體重超標、體脂率過高的王嶽倫,檢測報告顯示存在睡眠中呼吸停止的健康隱患

看了他們放縱自己、不加節制的生活方式,才知道這些健康問題也許是有跡可循的。

每天睡到中午12點,夫妻倆才慢悠悠地從床上睜開眼睛,他們已經習慣了晚睡晚起。

早餐,一天中的第一頓,居然就是脂肪含量豐富的雪花牛肉......有錢人的生活果然我不懂。

午餐、晚餐更是充斥著各種高脂高澱粉的食物:三文魚、大肉包、生蠔、香腸、魚子醬......

最硬核的是夜宵,王岳倫給李湘投喂了一盤豬肘子,還有兩塊奶油蛋糕,理由是吃飽了好睡覺。

李湘一邊說著:“我估計得胖2斤”,一邊吃下了糖分極高的蛋糕。

除了飲食不節制、胡吃海塞之外,他們的運動量更是少得令人堪憂

吃飽飯後就立刻坐下來,收拾一會行李就喊累,癱在沙發上沒一會兒就犯困。

正是這些不良的生活習慣,日積月累一步步讓身體暴露在疾病的風險之中。

近幾年,疾病年輕化已經成為了一種趨勢。

癌症、中風、糖尿病、心腦血管疾病......許多原本老年人才有的病,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中招了。

清代學者申居鄖說過一句話:縱欲之樂,憂患隨焉

意思是,一個人如果過分放縱自己的欲望,縱情享樂,帶來的或許就是一世的憂患病痛折磨。

深以為然。

清末民初,有一位能詩擅畫的才子蘇曼殊,既是作家、詩人,又是翻譯家、畫僧。

他雖然才華橫溢,卻英年早逝,原因就在於縱欲過度,他命運多舛,一生貪吃如命,可最後也是敗在了一個“吃”上。

他飲食毫無節制,尤其喜歡甜食,自稱“糖僧”,有時一天能吃下30包糖果。

更誇張的是,有次他和友人打賭自己能吃掉60個包子,友人不信。

當他吃到第50個時,撐得兩眼發直,朋友怕出事,就勸他別吃了,

他卻不聽勸告,硬是把剩下的包子都吃完,結果被胃痛折磨得好幾天無法正常進食。

他的身體,總是因為暴飲暴食而遭受各種苦痛,但他卻屢教不改:

曾經一次吃進幾十斤冰塊,到了晚上臥床不起,朋友還以為他吃撐過去了,但第二天他又醒了過來,第一件事就是上冰店;

連吃好幾碗鮑魚,導致腹瀉數日,躺在上海醫院的病床上動彈不得;

醫生囑咐他要當心飲食,不要再這樣無節制地吃了,可他照吃不誤。每當護士來收拾病床,一抖褥子,底下全都是栗子殼、糖紙……

縱欲過度,讓他患上了多種疾病,肝病、腸炎、腦疾、痢疾、甚至吐血。

▲蘇曼殊作品《汾堤吊夢圖》

34歲的時候,他病重入院,卻依舊我行我素、吃得滿嘴流油,不久腸胃病發作不治而亡。

令人唏噓不已的是,他死後,人們還在他的病床和枕頭底下,發現了不少糖果紙,和沒吃完的糖。

對欲望過於執念的人,心中就像空了一個洞,永遠也無法填滿。

縱欲過度,已經無法給你帶來任何慰藉,只會讓你愈加痛苦,陷入從極樂到極苦的閉環。

王陽明家訓中有一條:“節飲食,戒遊戲”。只有學會節制,才懂什麼是真正的自由。

懂得節制的人,才能在一粥一飯裡感受幸福,在一花一葉中體會人生。

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天天胡吃海塞、熬夜作踐自己的時候,那些自律的人,都活成了令人羡慕的模樣。

70歲的鄭少秋,腰板挺得筆直,儀態自然舒展。

65歲陳道明,飲食克制、和家人過著簡單的生活,身姿儀態風度翩翩、氣場十足;

60歲惠英紅,每天堅持健身,早起做瑜伽拉筋,不工作則游泳、練器械,常年高標準要求自己,一顰一笑,都透著倔強自律的氣息;

54歲李若彤,幾十年如一日地堅持運動、吃高蛋白低脂肪的食物,身材優越得令人驚歎。

正如歌德在《浮士德》中所說:能克制者始能成事

人天生都有惰性,但能和這種欲望作鬥爭,把自律變成習慣的人,方能活成最自由的模樣。

節制使快樂增加並使享受加強——希臘哲學家德謨克裡特

人生太短,屈指不過三萬天,一個人的時間和精力總是有限的。

只有懂得節制,善於取捨,處理事情才能從容不迫,體驗到人生的快樂和幸福。

前幾天,在網上看到了白岩松的一段演講視頻,他的人生感悟啟人心智。

回顧過往,白岩松頗有感慨地說:“今天的一切,都得益於那時候做減法。我發現我只能做新聞,也最該做新聞。”

30歲之前的白岩松嘗試了記者、編輯、策劃、主持人等各種挑戰,一些重要晚會、重大活動總少不了他的身影。

29歲時被破格提拔為高級記者,2000年的悉尼奧運會也讓他收穫掌聲無數。

但是這個時候,他開始困惑起來,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做什麼,哪些東西要拋掉。

那一年他做了非常重要的一個減法,停了自己所有的節目,辭去了3個欄目製片人的工作,一年沒有任何出鏡。

當時有人勸他,說主持人這一行,你只要一個月不出鏡還湊合,半年不出鏡就沒人記住你了。

但是白岩松心想:我這張臉還不至於這麼廉價。

在此之前,白岩松認為自己可以做體育、做娛樂等等,但在停節目的一整年的時間裡,他想清楚了,自己真正應該做的是新聞,自己應該把新聞這口深井挖通。

於是白岩松就開始研發新的節目形式,一年以後,觀眾們便見到了那個打造出《新聞1+1》、《時空連線》、《新聞會客廳》等經典新聞節目,口若懸河、針砭時弊的老白。

梁曉聲先生曾說:

一種人生的真相是——無論世界上的行業豐富到何種程度,機遇又多到何種程度,我們每一個人比較能做好的事情,永遠也就那麼幾種而已。

有時,僅僅一種而已。真正能緊握在手中的並不多,專注當下可能比貪多務得更有意義。

真正聰明的人都懂得,給生活做減法,就是給幸福做加法。正如白岩松這樣,當一個人知道了自己真正想要什麼的時候,才能活得通透自在;輕裝上陣,才能走得更快更穩。“月過中秋清輝減,人到中年萬事休。”人生下半場,學會做減法。做減法就是節制自己的時間和精力,減去不切實際的想法,減去空虛的熱鬧,減去心靈上的重擔。王陽明曾說:“人須有為己之心,方能克己;能克己,方能成己。”節制是一種自由,節制是一種智慧,節制一種涵養,節制是一種幸福。人這一輩子,都希望遇見更好的自己。要想讓自己更持久地享有,就要先懂得有節制地追求。有節制的人生,活得更高級。